过去画画,现在唠嗑

一梦

在我姥村里,没建成楼的平房划了单独一片区,房子排的很整齐,四家一排,小前院大后院的,区里还有小桥,有单独的保安。

这天在姥家,听说平房区某院墙上被写了大字,两拨人为此起争执。我和一众亲戚去看,分头挨个看人院墙,一圈下来没啥发现。此时电话打来,声筒和广播重合,说位于x点方向坐标xxxx的一群外来人鬼鬼祟祟向居民家里张望,很有嫌疑。

我们十分生气,就去保安那里看,里面在烧炉子,我们就进去看一看,有一拨人来串门,我们就走了。路上也很不忿,说定是他们年末业绩不够,瞎编了一个民事纷争。我对一姨说,这事以前也有过,那会你还怀着孕。

完了我就不爽,回家查法律,告了他们。然后有个刁人寻仇,趁我走夜路袭击...

风的季节

看完《原生之罪》,这剧怎么说,最后的故事给我感觉就是强行背锅。想讲的很多,又刑侦又人性,又悬疑又情感,但篇幅太短,湊一起就觉很杂。
前夫也死,局长也死,一枪下去这种快意恩仇是很爽了,但这剧不是想讲正义道德法律吗。法律,法律本来也是维护阶级的产物,但它作为是主流价值,必然是符合大多数的利益。只是这个利益的维护是在被告席上的少数人身上体现的。这些人身上,却不光是人世间最恶的恶意。对那骗保的一家,那个投机倒把骗睡男,那个睡女儿的养父,是不惮以这样的恶意来揣测他们的。他们混迹人群,法律又成了他们的保护。
这些事池震很熟了,善无不从罪恶而成,从兄弟我开始吧。
他笑得那么好看,是非都在他心里。

在这种人...

不要失意等我

一梦

一对情侣,似乎是家里出事,二人来到地下,三教九流混杂。想走就只能坐专门列车,但是因为车会经过毒气区啥的,所以必须要用塑料袋蒙住脸。
最开始二人被分配到一外汇局一样的地方,男生随随便便换到钱,二人就去买塑料袋。塑料袋整齐摆在桌上,十二个一捆,不单卖。这里的钱分锡纸币和银币,男生拿一个银币让卖家拆两个卖给他,卖家扭扭捏捏,趁人不备将塑料袋划拉到地上,捡起来时拿了两个给男生。
二人开心走了,路上男生表示,反正车来还一段时间,我们也有闲钱,不如我们去赌两把。
赌场在窄巷子里,光很暗,地很泥泞。男生这话明显立了一个flag,他就沉迷赌博了。
女生想救他,就从底层工作人员混进赌场,在一盆一盆的锡纸...

某魔法街道办

今一梦。
魔法世界设定。

我有一弟弟,十分乖巧,已有五六岁。
家人一起上街,买年货的氛围。有人在街上争吵,忽然一个魔法球啥玩儿的打到弟弟,弟弟转身,忽然长大成十多岁,单膝跪地,对着那人双手结印,但停下顿住,身体变回原状,他站起身。家人走来说了两句争吵的人,就继续逛街。
街道办事处的魔法师(暂称老王)来了,一脸严肃,蹲下在弟弟耳边说,我以为你是真的乖巧,原来你附着眼睛降生在孩子身上。
之后老王就叫来巡逻队,巡一栋毛坯居民楼,每层都安排人。来人都穿着暴露,老王考虑形象问题说,你们都换上冬天衣服。于是几人换上了毛领子大衣(?)
完了这些人也不好好巡逻,凑一起看剧玩游戏磕瓜子,老王亲自督察,每层都溜...

我最爱你 你相信吗

和同学聊《无双》,讨论了一下剧情问题,我就很心虚,没好意思说我看了两遍,是为了郭富城的美貌。
于是我就和她一起疑惑,对啊为什么送他坐牢,为什么救他,为什么捅她。等等。

其实看这片就觉,行走江湖,最紧要有人设,好在真真假假中逃生。

…可是我的心里还是只有阿问刮胡子时镜子里的他,光给的特别好,脸又暖又嫩。

套路要有,cp要狗

这两天看原生之罪,看着觉得剧挺飘,虽是单元剧也没很重搜证推理,没好好讲案子,而是铺成了社会百态的展示,边边角角的剧情给了不少,新潮但也挺避重就轻的。主角的处境该深挖的,多有戏啊。

我还挺喜池震的这条线,就是双面卧底嘛,被两方当枪使,不整死董局根本就进退两难,董局死了他也成了警队内鬼;大佬不死他就没得自由,死了他也没池总可当。这期间他有没有跟董局汇报过陆离的情况,有没有跟大佬反映过警队的行动,这些都不提,陆离不防他,董局没杀成陆离也不开除他,大佬专心钓鱼,都不说什么我的货出事了你给我走动一下。
拿警匪片的视角看,池总真是舒坦过所有二五仔啊。

陆离,拿破案当救赎,一点一点地维护理想,除了一个爹...

暖水袋!是我的命!!
一天充电八百次,热气全往北坡跑。

给文学青年的公开状by郁达夫
共勉

小郑医生留一个侧脸,低眼说的那句“理想”。
啊。理想。

想起高中看史铁生的《命若琴弦》,感慨万千,戚戚惨惨切切。
老瞎子望眼欲穿,拼命拉琴如拉锯。是不是难得糊涂。
鲁迅先生说,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。
老瞎子郁郁而终。
叔本华说,生命由欲望构成。
小瞎子还想着游廊。

我就是蓬蒿。
在理想里飞扬
理想就是泡沫
一霎那花火

……哎靠忽然唱起来

离离原上草

昨看白孝文的cut,白哭包真是直击心灵得怂得可爱。

鹿大说孝文是嘉轩花了功夫教的。这个点很戳我。我其实颇懂白嘉轩的心理,族长就是严于律己,宽以待人,这很境界,也抽断了白孝文的腿。白孝文说他是读书人,看遍了五千年英才的人大都相同,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要不老子说不尚贤使民不争呢。但白孝文蓬勃的兴头只能匍匐在原上,如同耗尽养分的秸秆,要去爱土地爱牲口爱众生,就是没法爱自己。
白孝文被打的那幕看得我心潮澎湃,白嘉轩要的从来是他心里的下一任族长,不是眼前的白孝文。其实白嘉轩也没得选,人最悲哀的就是不可能跳得自身所在的樊笼,站稳脚的人总是显得无比高尚。
白孝文也能装高尚,装哭装笑。其...

我常会想一句话,相信时间。
没有吊用但能抒解烦躁,阿弥陀佛。

话语和文字本身的形式就比思想更确切实在,所以只要表达,就可以被感知,就成了真的,成客观实在了;如果只是想着,那么只要自己忘了,那世上便没有了。而在记忆的范畴里,时间可以解决一切,忘记就是解药。人间别久不成悲。况且我脑子也不好使。

高人常以念起自责,周芷若说她问心有愧,我偏有脸说老子莫得感情。
念想就是春雨,随风潜入,缥缈又去。
老子莫得感情。
简媜说,让世界是世界,我甘心是我的茧。
世界啷个非要闯进我眼中嘛。

我以前十分执着于“想明白”这件事,到高中尤甚,那本来也是个充斥琐碎与杂乱的时期,没有空余能“想明白”,甚至“想”。那时...

1 / 9

© 无心可猜 | Powered by LOFTER